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之窗文艺之窗

陆游在广安考

发布时间:2015-01-30 作者:钟再原 来源: 广安方志网 点击:

     
        史料记载,南宋乾道八年(1172年),陆游从夔州路(治地今重庆市奉节县)赴利州路(治地今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军营时,经过今广安市境内时,写下了多首诗篇,以及他的传说故事。笔者对陆游为何来广安,他经过了哪些地方、停留了多长时间、每首诗作的背景等等,进行探访考证后,撰写成文,以飨读者。
        一、时代背景。
        因1127年金人攻入北宋京都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后,将徽宗、钦宗二帝掳持北去,北宋灭亡,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耻”事件。之后,宋高宗赵构被金兵追得狼狈逃窜,南逃至今浙江省杭州市,开始称帝建都名“临安”,史称南宋。高宗帝心里十分矛盾,如收复失地,老皇帝回来自已怎么办,所以,一直苟且偏安。但他的行为遭到朝野主战派的反对,后来迫不得已禅位当上了太上皇。接任之帝赵慎,启用张浚(今四川省绵竹市人)为相后,召见了陆游等一大批有识之士纳谏,力主抗金,积极北伐,收复失地,统一全国。后来因北伐失利,张浚遭弹劾,陆游被株连,罢官回家3年之久,生活十分困难。在友人的关心下,南宋朝廷才给他一个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通判(南宋在有的州、军一级设通判,作为副职,直隶州、军与散州、军分别为六至七品官。其职责与权知州、军共同签署人、钱、物及审案等,还可直接向朝廷奏报所辖区域县官以上的一切情况,有监察官职权)的职务。任职一年多,由于种种原因,他被人推荐去南郑参加北伐抗金大业。
    1.jpg

    陆游翻越明月山从垫江县进入邻山县(今邻水县境)

        当时陆游去利州路(治地今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军营时,最近的路径应该是走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西北的巫溪、镇坪、安康至南郑。他却为何选择绕道走西部的潼川府路境地去南郑呢?同时,他到梁山军(今重庆市梁平县)停留后,再往西走又有两条捷径,一条是进入邻山县(今大竹县)、流江县(今渠县)后,向北进入巴州(今巴中市)境内,由南江县出米苍山到南郑;另一条是向西,沿今318国道公路方向进入果州(今南充市),再向北经阆州(今阆中市)、苍溪县、广元市到南郑。然而,他都未走这两条捷径,却从梁山军(今重庆市 梁平县)向西南绕道100多里入垫江县后,进入今邻水县,到广安军渠江县(今广安区)、岳池县,再进入果州(今南充市)向北走呢?据考证,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2.jpg

    南宋川峡四路(俗称四川)行政区划图(资料图)

         (一)了解四川抗金后方地情。宋代特别是在北宋时代,川峡四路(俗称四川)的行政建置分分合合,变化很大,但管辖区域大致包括今四川大部、重庆全境、陕西汉中,湖北恩施、贵州的安顺、贵阳、遵义、铜仁等区域,以及甘肃文县等。1172年,南宋时代,陆游是从夔州路(治地今重庆市奉节县),绕道潼川府路(治地今绵阳市三台区)境地去利州路(治地今陕西省汉中市)的。潼川府路是当时川峡四路中的第三大行政区(第一、二大行政区是夔州路和利州路),管辖今绵阳市的三台区、盐亭县,遂宁市、内江市、自贡市、宜宾市、南充市大部,广安市、泸州市,达州市的渠县、大竹县和重庆市合川区、潼南、铜梁、大足、荣昌县、永川区及贵州省的六盘水、毕节和云南省的昭通等区域。

        陆游当时从明山风门铺进入的邻山县境,是今邻水县兴仁镇,也是潼川府路与夔州路的交界处,如今四川省与重庆市界一样,以明月山脉分水为界。就当时川峡四路抗金前线的司令部设南郑而言,潼川府路与利州路相邻,今巴中市、广元市、绵阳市部分,以及南充市的蓬安、营山县,皆属利州路。所以,潼川府路成为了北伐的后方基地,承担着为前线提供兵源、粮草等。后来,陆游在南郑军营时,王炎鉴于他刚途经后方的潼川府路而来,于是,又派他出差到广元、苍溪、阆州(今阆中市)等地,检查军中防务,与地方政府商量兵源征集、军粮等物资筹备,以及如何贮运等等,以保障战争之需,为出兵抗金作战略准备。同时,从长江三峡至剑门天险,这条路线自古以来就是兵家争夺之地,并作为战略要地来布兵。可见,陆游途经这条路线去南郑,既说明了是他深思熟虑后而确定的,又证实了为他在后来军营工作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二)拜访崇敬的广安张才叔。张才叔,又名张庭坚(生、卒年不详),广安军渠江县(今广安市广安区北辰街道办事处)人。北宋元祐六年(1091年),中及第进士,任成都观察推官,做太学春秋博士。后任汉州(今四川省绵竹市)知府不久,进入枢密院任编修。微宗帝时被任命为著作郎,后被推荐任左正言(谏议官)。他力荐朝廷重用司马光、苏轼、苏辙等。由于他忠鲠切直,不屈服于压力,后被贬职,继而又调离朝廷外任职。因他的政绩、德才和人格受到朝野和老百姓的赞美,后来皇帝下诏赠“猷阁学士。”他父亲是宋御史张唐英,其墓在今广安区广门乡南峰山下。清代编修的《广安州志》茔墓志记载:“治北五里。唐英子,谥节愍。”他一生几起几落,宋史为他立有传记,是一位很有影响、很了不起的宋代名人。
        据考证,时任朝廷之相的虞允文人,推荐陆游去当时正在南郑筹划恢复四川宣抚使王炎(相当于副宰相级别的西南战区总司令,虞允文系王炎的前任)幕府,一方面是看中了他坚定不移的抗金意志,另一方面军队急需他这样的人才。陆游为了实现他的远大理想,舍近求远,绕道来拜访张才叔,这是他到广安的主要原因。张曾经任职于朝廷枢密院(如今国防部)编修,是枢密院文官最高职位,为三品官衔,其主要职责是负责拟草军队的规章、条令等。陆游来拜访对他去南郑军营是有一定的意义之举。到了张才叔故居,怀着崇敬与悲痛之情,写下了感人肺腑的诗篇怀念他。后来,他到了南郑(四川宣抚使原治地在益昌,即利州今广元市),果然被四川宣抚使王炎任命为办理军务、兼检法官(相当于军事参谋兼管法律事务)。这时的陆游已经48岁了,但他以饱满的激情投入到了火热的军事工作中去,因为这毕竟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抗金前线,于是,积极向王炎提出收复中原的作战策略。
        (三)游览巴蜀名胜与风土人情。陆游在宦海奔赴新职的途中自然也是踏青赏景的行家,他赴夔州(治地今重庆市奉节县)任职时,携带家眷沿途历时近半年,日记月累,耕笔不停,写下的《入蜀记》是历史上旅游佳作,流传至今。浪漫的伟大诗人陆游,选择川东北这条路线去南郑,一是巴山蜀水有数不清的奇异风景名胜吸引着他,二是巴、蜀曾经是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游历寓居之地,三是“天府之国”的风土人情五彩缤纷,使他魂牵梦索。
        陆游从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经云阳、万州,到梁山军(今重庆市梁平县),这些地方属夔州路管辖,沿途600多里,自然有官方一站一站接待,并陪同他游览风景名胜和古迹。万州曾是李白流放之地,他踏着诗圣足迹,写下了怀念先人的诗篇,而今的“太白岩”成为著名的风景区。
        2014年3月25日,市地志办率岳池、邻水县史志办,到重庆市梁平县探访陆游到梁山军(今重庆市梁平县)境内的足迹。梁平县档案局(地志办合并)给我们复印了旧志记载陆游在梁山军的史料。我们驱车翻越东山,到了距县城20多公里的蟠龙镇,陪同的领导介绍:“旧志记载,陆游去抗金前线南郑途经梁山军时,三访蟠龙洞。蟠龙摩崖石刻群,为梁山古八景之一,历史名人魏了翁、陆游、范成大等人临胜景而情生,流连往返,题咏成集。蟠龙洞位于蟠龙镇,又名古洞蟠龙,左洞有清泉流出,长年不断。右洞是一干洞,陆游曾路经此地,留下‘三访蟠龙洞’的传说。自蟠龙洞流出的泉水,在附近喷雾崖形成二三百丈的瀑布,又名崖泉瀑布,范成大亦称其为‘天下第一瀑布。’陆游到此吟诗一首,蟠龙瀑布》:‘远望纷珠缨,近观转雷霆。人言水出奇,意使行人惊。人惊我何得?定非水之情。水亦有何情?因物以赋形。’他在梁山军共写了3首诗和词……。”
       我们进入现在开发的右洞,长近100米,很干燥。陆游因几次到此风景名胜之地,停留时间较长,在当地官员陪同下,于右洞的小溪边载植了两棵银杏树。距今800多年的古树仍枝叶繁茂,雄树高38米,胸径1.33米,雌树略小一点。雄树枝干稍弯向雌村呈环抱状,因而被誉为“夫妻树。”历代名人骚客到此游览作诗,传说陆游还为新修的蟠龙桥“踩”桥题词等等。尔后,陆游从梁山军向南绕道100多里到了垫江县,然后翻明月山进入今邻水县兴仁镇境内。
    3.jpg
    陆游栽植的银杏树
        陆游从夔州路的垫江县进入潼川府路(治地今绵阳市三台区),即今广安市境内,穿越了古容山(今明月山)、古邻山(今铜锣山)后,孤身借宿延福寺(今邻水县城北镇原延胜乡,现己扩建为县城挞子丘处)。尔后,骑马翻越古宕渠山(今华蓥山)西进,横渡古潜水(今渠江),拜访广安名人,停留伏江里(今秦溪镇岳池县治故城)。这一路风光旖旎的长山大水,人杰地灵的悠久历史,民风淳朴的风土人情,繁荣昌盛的城乡面貌,使他感叹赞美不已,诗兴大发,连续挥笔写下了过邻山县道上作》、《马上》、《邻水延福寺早行》、《过广安吊张才叔谏议》、《岳池农家》5首诗。这是他去南郑路途中作诗最集中、最多的地方。随后,他扬鞭策马去果州(今南充市),沿古渝水(今嘉陵江)北上,过阆州(今阆中市)古城,入苍溪,进广元,翻越剑门天险,一路赏景吟诗后,到达目的地南郑。
        二、途经广安。
        关于陆游途经广安的走向和停留时间,以及诗作背景等,从现存史料,地情文献和网站博文看,众说纷纭,五花八门。归纳起来,一说陆游是从邻水县骑马,由西槽上华蓥山宝鼎后,下山到大溪口去岳池县城的(今秦溪镇伏江里);二说陆游到了岳池县城(今秦溪镇伏江里)后,返回从今坪滩镇乘船,沿嘉陵江而上去果州(今南充市)的;三说陆游到了岳池县城(今秦溪镇伏江里),后来才到广安军渠江县张才叔故居的;四说陆从邻水县骑马由西槽上华蓥山宝鼎后,再返回邻水县翻越华蓥山到广安军渠江县的;五说陆游是由延福寺(今邻水县城北镇原延胜乡,现己扩建为县城挞子丘处)骑马翻越华蓥山界碑,到广安军渠江县的等等。同时,对陆游在广安境内究竟停留多久,到过哪些地方,都无正史记载,孰是孰非,还得去伪存真以史为据,考证分析。
        (一)陆游途经广安境内路线考。陆游在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任职时,把妻室儿女全部由老家携带至身边。当时去南郑军营,一方面是主动求援他人,去实现其矢志不移的抱负;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通判任职期满后又去何处,忧虑之中不得不另寻门路。据考证,陆游是到了梁山军(今重庆市梁平县)停留后,因想拜访张才叔,才绕道向西南的垫江县进入潼川府路边境,即今广安市邻水县境内的。
    4.jpg
     

    古邻州故城“官井”遗址

        陆游诗中多次出现的邻山和邻水两县,在历史上有着密切的渊源。这两个县原是宕渠县(治地今渠县土溪镇城坝村,古賨国国都遗址)东面境地,至南朝梁大同三年(537年),同时设立邻山县和邻水县。邻山县的境域就是今大竹县的前身,但邻山县与邻水县东面的境地,以及今重庆市垫江县(公元555年设置)西部,历史上有交集。今大竹县四合乡、张家乡与邻水县护邻乡、兴仁镇,以及垫江县西部的太平镇,是这3个县的交界处,古时多次出现过境地相互划进划出,至今还存在插花“飞地。”新中国成立后,渠县、邻水、大竹、垫江、梁平县,皆为大竹专区管辖。据清康熙《邻水县志》载:“梁始立邻水县,置邻州,兼辖渠、竹、垫江。魏改邻山县,置邻州。宋元复立邻州,并邻山入焉……。”即在隋、唐建置沿革发生演变后,到了宋代复设邻州(治地今邻水县兴仁镇古邻村)时,今大竹县境内的邻山县并入邻州直辖,州、县同治。因此,陆游诗中的邻山县道上作,系今邻水县境地无疑。

        3月26 日,我们从梁平县探访后到了垫江县,因陆游在垫江县没有史料记载他的行程。于是,上午8点从县城出发,沿着陡峻的盘山公路,向太平镇的明月山开车约1个多小时,来到与邻水县兴仁镇的明月山交界处,停车于海拔900米的明月山顶垭口上。我们走了一段小路,来到古驿道山口,这里就是夔州路(治地今重庆市奉节县)与潼川府路(治地今绵阳市三台区)的交界处。古代的路相当于今省、直辖市,因沿袭历史,今天的四川省与重庆市的交界处仍在于此,只是古驿道成为遗迹。邻水县兴仁镇与垫江县太平镇都称这个交界处的小地名为风门铺,又名风门关、峰门铺、峰门关、丰隆铺或峰门垭,因地处明月山口,历来多风和双峰夹峙,自然而成门户得其名。
    5.jpg

    风门铺石刻界碑遗迹

        经我们考辨,垭口长约50米,高约20多米,地面最窄处2米多,地形险隘如风门,地上散落一些疑为屋基的大条石。左边沙石岩壁上有大大小小近10幅石刻,有石佛像,一座梅花鹿造像栩栩如生,石刻上方横凿有一条引水的小沟,古人为防雨水下流冲刷。随着漫长的时间岁月,有些石刻文字斑斑驳驳不可辨认。但有幅《潼川府路界》石刻字较为清楚。史料记载,在古代从这过关口向北去剑门天险,向东去忠州(今重庆市忠县),经长江三峡出巴、蜀。传说古代在这咽喉要道,曾经还修有官厅房舍、亭台假山、池塘,以及路人歇脚的凉亭等。我们沿着兴仁镇内方向,向下走了近100米的古驿道石板路,附近还遗存一些佛像、参天古树、水塘等等。我们寻访村民说:“风门铺属于兴仁镇丰隆村六组,以风门垭口一分为二,东为垫江西为邻水。古道连接山下大渔村,路板石有些还在,是走垫江县的老路。公路修上风门垭口后,老路就没有人走了……。”

        陆游诗中写道:“微雨晴时出驿门”,我们实地探访,诗中这个“驿门”就是风门铺,这说明陆游途经了这条古驿道。从诗中的内容证实,陆游是从垫江县城到太平场(今太平镇),翻明月山,由风门铺古驿道进入今广安市邻水县兴仁镇境内的。我们乘车下山到了大渔村,在村民指引下,来到一条小溪上的一座单孔石桥,村民说这是连接老路的哭笼嘴拱桥,桥面是后来修公路打的水泥路。过了哭笼嘴拱桥,来到兴仁场镇附近大洪河上游的南坝村,这条河古时称大邻水和东溪。在河边有座古石桥被洪水冲毁了,遗石尚存,桥头还有棵古黄桷树。在下游约2公里还有座宋代修的石拱桥,仍在通行,这些桥梁是兴仁镇去垫江县的必经之路。据考证,陆游从风门铺古驿道下明月山,骑马来到河边,过桥进入兴仁场时,又吟诗一首名马上》。诗中写道: “涨深水过去年痕”,这是他过河有感而作。这首诗也是新近才发现,广安境内历史上没有文献记载。
        陆游进入今兴仁镇时,邻水县治地已从兴仁镇迁徒到了今城北镇境内华蓥山下的崑楼镇(岳池溪),距今鼎屏镇10多里,遗址在今城北镇关门石水库被淹没了,但邻州治地仍在兴仁镇。我们曾4次实地探访,在该镇古邻村,古时始设的邻水县与邻州(州、县同治),故城遗址尚存,还遗存“官井”、城墙遗址、出土文物等。据实地探访,陆游从垫江县骑马到兴仁场最快需1天时间,看来他在邻州城附近住宿过。然后经兴仁场(今兴仁镇)、石稻场(今石永镇)古路口(今古路乡)金垭、贵人槽,翻越铜锣山(古邻山),跨长安桥(长安乡境内),沿途作诗后,住入历史悠久的延福寺(该寺在今城北镇原延胜乡境内,于民国年间军阀混战而毁)。因陆游急着拜访张才叔,于是,闻鸡又著鞭”,启程赴广安军渠江县。
    6.jpg
     
    陆游翻越华蓥山界牌到广安军渠江县
     

     

        陆游从今邻水县城北镇境内的石垭口、锣锅铺、白磁洞,翻越华蓥山界牌,进入华蓥市境内的凌云铺、天池铺(今天池镇境内)、 跨入今前锋区境内的三台(原三台乡)、观音塘(今观塘镇)、护安场(今护安镇),渡过渠江,进入浓洄镇广安军渠江县(军、县治),到城附近张才叔旧居拜访。我们曾几次实地探访,并查阅史料记载,因张曾任过朝廷谏议官,为纪念他将其故居附近出入城的一条古坡驿道,改名为“谏议坡”,在今协兴镇宝安村的宝安寨下,坡侧仍存几棵古黄桷树,“谏议坡”一名沿袭至今。由于历史久远,张才叔的故居和葬墓无可考,正史记载也不十分全面。陆游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作诗怀念。然后,春风匹马过孤城”,去见他的好友,岳池知县陈忠思。

        为了探访陆游去岳池县的路径,2014年2月,春回大地,万物复苏,阳火灿烂时,我们开车到广安区枣山场镇后,在村民指引下,沿着遗存的枣山铺古驿道探访,寻找陆游走过的故道。通过村民介绍和我们实地探访,现存的一段古驿道在枣山镇枣山村一组,小地名叫大石坝,就临场边,其中一段驿道上的石板路铺在田坎上,由东向西延伸入枣山镇。中间一段驿道经过光秃的大石坝,大石坝下是陡坡,为了连接大石坝,古人在陡坡上开凿了上下近10米多的石梯步道,我们沿陡坡驿道向下走了一段。站在古驿道上眺望,驿道东面是西溪河五福桥方向,而今广安新城一大片高楼尽收眼底,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格外美丽。古时的枣山铺是出入广安城的要道,而今还遗存一段段古驿道。
    7.jpg
    陆游走过的枣山镇古驿道石梯
     
        当我们来到枣山铺遗址(原公社粮站处),居民介绍,后来场镇就是由粮站向西扩建,特别是修了过场镇公路后,两侧逐渐修建了很多民房,古时的枣山铺,东临广安城,向西去广门铺。于是,我们到了广门乡,上年纪的村民介绍,广门境内的古道没有了,去岳池县古道上的广门铺遗址在乡上学校处,岳池县石垭镇吕家桥那边可能还有古石板路,你们去那里寻问。
    8.jpg

    陆游途经金桥河沟古桥遗址

        我们来到石垭镇吕家桥村二组,老村民苑隆春介绍说:“历史上这里有庙、牌坊、界碑,距广门铺1公里。古路上的石板70年代撤去搞了农田基本建设,古道经过金桥河沟上的小桥,桥面和连接两头的路面铺上了水泥路板,但桥下古代砌桥的大条石还在,有2米多高,水泥路板下仍有零星遗存的古石板。后面山上还有石刻古迹,听老人传说陆游曾路过这里,前面就是营山铺……。”我们耳闻目睹,实地探访,感受到这里文化底蕴深厚,古代遗迹尚存,民间很多传说。

        下午3点多,我们与岳池县史志办的同志会合后,前往大石乡境内的营山铺古驿道探访。在大石乡场镇附近有个营山铺村,我们来到该村一组,几位村民你一言我一语向我们介绍情况。80多岁的朱理玉老大娘介绍说:“相传以前这里是营山县县城,这一带地上还有古瓦、砖头、老井等。自古以来这里叫营山铺,这个村也叫营山村,现在修的约10公里的公路,就是沿古道方向去县城的。”
    9.jpg
     
    陆游走过的营山铺古驿道遗迹

        我们四处寻访,这一带因处于平坝,历史久远,在田埂下面偶而看到古驿道的痕迹。据考证,这里曾是营山县县治仅为传说,无正史记 载。但古时确有营山铺,在明初以前,由此向西北是今北城乡境内的千佛铺、兴隆铺(今兴隆镇境内),再往前到岳池县城(今秦溪镇伏江里)。至明初,岳池县治地南迁今翔凤山下的九龙镇后,这时的营山铺又成为岳池县通往广安军(治地今浓洄街道办)的门户。陆游就是沿着这条古驿道前往岳池县城的。

        (二)陆游在广安停留时间考。陆游在广安境内究竟到过哪些地方,停留了多长时间,这都与他出入的路线,以及写下的诗篇和民间传说等紧密相关。外地大量的官方正史记载,陆游是于乾道八年(1172年)夏历正月,从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出发,于三月底到达今陕西省南郑的,沿途历时两个多月,这是不容质疑的历史。于是,笔者依据这一铁定的线索,对陆游进出广安,以及停留时间等,进行了史料考证与实地探访。
        陆游离开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应该是过了传统的新春佳节,告别家人后,于正月下旬启程的。据史料记载,古时从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至梁山军(今梁平县)的驿道有六百里。按照里程和他沿途停留时间考证分析,陆游是夏历二月下旬进入今邻水县境内的。这在他写的桃花应笑客”诗句得了佐证,即二月“惊蛰、春分”的农事季节,正值桃花盛开的时候。他进入今邻水县境地,即进入了潼川府路(治地今绵阳市三台区)的边界,那时的路相当于现在的省。所以,进入异省之地,他就不便去找地方官署了,也没进县城住宿,住入了当时距邻水县城仅10多里的延福寺。难免他诗中流露出了客路一身真吊影”的低落心情。这显然与他在万州、梁山军(今梁平县)等地有官员陪同时写诗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10.jpg
     
    陆游停留岳池县故城遗址一角

        陆游在邻水延福寺住留多久,无史料记载,但从他诗中反映的情节和急于拜访张才叔等原因看,可能也只停留了一两天。他到了广安军渠江县张才叔故居悼念后,陆游怀着沉闷的心情,骑着白马,出广安 城,翻枣山铺(今枣山镇)、广门铺(今广门乡),进入岳池县营山铺(今大石乡)、千佛铺(今北城乡)、兴隆铺(今兴隆镇),到达岳池县城(今秦溪镇伏江里),见到了他的好友,岳池知县陈忠思。陈知县热情款留他,于是,在此停留了约半月左右,而今留下了他的诗篇与传说的故事。通过陆游在广安境内所作5首诗的内容剖析,以及民间传说故事的历史考辨,说明他在岳池县停留时,生活舒适,心情愉悦,吟诗盛赞。

        陆游离开岳池县的时间,从他诗中的春深农家耕未足”可以佐证。“春深”时节正是农村大闹春耕,他笔下的诗描述了农村栽秧、养蚕的繁忙景象。再把他写的几首诗中的景物连贯起来看,在今邻水县境写有初春“微雨”丝丝润万物的天气和 “桃花”盛开的美景,在广安军渠江县写有仲春的“春风”习习景色,在岳池县写有暮春的“春深”大忙季节。所以,按他诗中描写的物候来推测,陆游是夏历二月下旬进入今广安境内,三月中旬离开,停留20多天,于三月底前抵达南郑军营。当年冬月,因朝廷主和派掌权,与金国又议和,正在南郑筹划恢复四川宣抚使的王炎(相当于副宰相级别的西南战区总司令)急诏回朝,幕府解散。陆游非常悲愤之下,又从剑门关入成都府路,先后在范成大幕府及周边州、府任闲职,长达8年之久。后因朝廷诏见,他顺长江而下出三峡到临安(今浙江省杭州市),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涯。
        三、广安诗篇
        陆游历时两个多月赴南郑,沿途吟诗尚存10余首,在今广安境内就占了5首。笔者按他在广安行进路线和写下诗篇顺序,将每首诗写作的地点、时间和背景等进行了考辨分析,并简略介绍其诗作大意。
    11.jpg

    陆游吟诗于明月山中的驿门

        他进入今广安境内吟的第一首诗,名为过邻山县道上作,其诗曰:“微雨晴时出驿门,乱莺啼处过江村。挽花醉袖沾余馥,迎日征安借小温。客路一身真吊影,故园万里欲招魂。鬂毛无色心犹壮,藉草悲歌对酒樽。”据考证,这首诗是他登上明月山顶的风门铺(今邻水县兴仁镇与垫江县太平镇交界处),刚刚细雨之后,天晴出驿门时,恋恋不舍地回望自己工作过的地方和留在那里的家人,再抬头遥望东方,不由回想起了万里之遥的故里绍兴。继续前行,驿门下面就是陌生异地的潼川府(治地今绵阳市三台区)路了。尽管自已快到天命之年,鬂毛已白,仍然胸怀精忠报国的雄心壮志,孤身一人西行。

        关于邻山县道上作这首诗,有些史料和报刊书籍中的文章,阐释为陆游在游历华蓥山宝鼎时而写,这显然是错的。其理由一是陆游的诗名为过邻山县道上作, 历史上的邻山县前后延续746年,治地先在今大竹县内,到宋代,邻山县治迁移至邻州,州、县同治(治地在今邻水县兴仁镇古邻村),与邻水县有历史渊源,但从未管辖过华蓥山宝鼎及周边境地。把陆游在邻山县境内(今邻水县兴仁镇境内)作的诗搬上了华蓥山宝鼎,这是未弄清历史上建置沿革的来龙去脉而误;二是陆游在华蓥山宝鼎游历赏景也好,是否吟诗也罢,清代编修的《华蓥山志》是一部内容丰富和翔实的专志,志中根本没有陆游活动的记载;三是陆游绕道广安主要是拜访张才叔,如果他从延福寺去华蓥山宝鼎游历,要穿越今城南、牟家、甘坝、合流、四海、坛同、华蓥等乡(镇),需1一2天才能翻山越岭到达。如说他又原路返回邻水县城,再翻华蓥山界牌,来回折腾后到广安军渠江县,这显然也是不合情理的。
        陆游在广安境内吟的第二首诗,名为《马上》,其诗曰:“残年流转似萍根,马上伤春易断魂。烘暖花无经日蕊,涨深水过去年痕。” 在广安所有的史料和书籍中,都没有这首诗的记载,是笔者从华东师范大学学位指导教师(中国古代文学)王铁等人的学术研究成果中发现的。文中写道陆游去南郑,途经邻山、邻水两县作了这首诗。根据诗中的内容分析,陆游写这首诗的地点在今邻水县与大竹县(邻山前身)东面的交界处。从诗名看,是他骑在马上有感而写,所以,名曰 《马上》。诗中的“涨深水过去年痕”, 这说明是他骑马过河时,看到去年洪水过后,河边冲击的痕迹,乱七八糟仍存,但这是借喻。他诗中的“似萍根”,可理解为比喻自己这个年龄如水中的浮萍一样,四处漂流。虽然阳光和煦,春暖花开,不快的心情仍在,这与他进入今广安境内吟第一首诗的心情几乎一样。
    据考证,在今邻水县与大竹县接壤的几个乡(镇),有一条河流穿越而过,古时名叫大邻水,又名东溪,发源于大竹县(邻山县)境内。邻水县治地始设在兴仁镇时,因紧临此河,故取名邻水县,沿袭至今。至20世纪60年代,该河的下游今重庆市长寿区洪湖镇境内修了电站堤坝,河水倒灌形成库区,库中尾水漫延至今石滓、兴仁镇一带,于是,这条河改称大洪河。陆游从丰门铺下山后,经过大洪河上古石桥进入邻州城(治地今兴仁镇)。历史上古邻州城附近也有几处规模较大的寺庙,现已毁,陆游路过可能住入寺庙之中。我们寻访当地村民,兴仁场镇附近有座宋代的老石孔桥,现仍在通行。另一座石桥被洪水冲毁,遗石尚存。陆游骑马过桥经过大洪河时,触景生情,吟诗一首名马上
    12.jpg
     
    陆游骑马过大洪河吟诗名马上

        陆游进入今广安境内吟的第三首诗,名为邻水延福寺早行,其诗曰:“化蝶方酣枕,闻鸡又著鞭。乱山徐吐日,积水远生烟。淹泊真衰矣,豋临独惘然。桃花应笑客,无酒到愁边。”这首诗是陆游“闻鸡”起早赶路离开延福寺后,沿今城北镇境内的石垭口、罗锅铺古驿道,来到华蓥山腰时而作。从诗中内容看,由延 福寺骑马到华蓥山腰只需1个多小时,此时此地,春天的晨雾渐

    13.jpg

    陆游诗中的“乱山”即古邻山(今铜锣山)

    渐散去,朝阳冉冉升起。当他站在华蓥山上,回首看到邻水境内的铜锣山、明月山,以及众多的小山峦和纵横的溪河与稻田情景后,于是,诗中写道:“乱山徐吐日,积水远生烟。”

      当陆游继续翻越华蓥山时,心情非常失落,于是,诗中写道:“淹泊真衰矣,豋临独惘然。”这时,他看到满山遍野盛开的桃花,写道:“桃花应笑客”的美丽景色。可以从诗中看到,陆游无不感叹,这里虽然山清水秀,风景惹人醉,但我心中仍然不快,只好“无酒到愁边。”由此说明陆游在登临华蓥山时是吟了诗的。
    14.jpg

    张才叔故居的“谏议坡”古道

        陆游进入今广安境内吟的第四首诗,名为过广安吊张才叔谏议,其诗曰:“春风匹马过孤城,欲吊先贤涕已倾。许国肺肝知激烈,照人眉宇尚峥嵘。中原成败宁非数?后世忠邪自有评。叹息知人真未易,流水遗臭尽书生。”这首诗是陆游在张才叔旧居而作,遗址在今城北环城公路“谏议坡”附近。从诗中内容看,陆游对张才叔十分崇敬,对他的评价非常之高,称他为先贤”,尤其对他的人品和对国家的忠诚,被赞颂为照人眉宇”。陆游停留四川8年多,写了200多首诗,象这样赞不绝口的诗是罕见的。几年前,成都崇州市修建陆游纪念馆后,请了全国和省内的专家学者齐聚,为纪念馆如何布局和打陆游牌,发展旅游产业决策把脉时,北大一位教授从陆游近万首诗中,选了过广安吊张才叔谏议诗中的照人眉宇”4个字,挥笔书写条幅赠送,悬挂于纪念馆内,供游人怀念陆游和张才叔。

        有的史料和书籍中写道,陆游到华蓥山宝鼎后,再下山经大溪口(今华蓥市溪口镇)去岳池县的。那末,一是陆游骑马是怎么通过华蓥山中险峻的三百梯的?二是陆游经大溪口(今华蓥市溪口镇)去了岳池县,吊张才叔这首诗又是怎么出现的呢?这显然与陆游行径路线和吟诗的时间、地点、背景等都是不相符的。陆游进入今广安境内吟最后一首诗,名为《岳池农家》,其诗曰
    “春深农家耕未足,原头叱叱两黄犊。泥融无块水初浑,细雨有痕秧正绿。绿秧分时风日美,时平未有差科起。买花西舍喜成婚,持酒东邻贺生子。谁言农家不入时?小姑画得城中眉。一双素手无人识,空村相唤看缫丝。农家农家乐复乐,不比市朝争夺恶。宦游听得真几何?我已三年废东作。”陆游在广安写下的5首诗,共计292个字,其中《岳池农家》一首占了112个字,是最长的一首。

        据考证分析,《岳池农家》这首诗比较独特,一方面反映了陆游吟诗时心情舒畅。其它4首诗都是在心境郁闷之下而写,如第一首诗中的客路一身真吊影”,第二首诗中的残年流转似萍根”,第三首诗中的无酒到愁边”,第四首诗中的欲吊先贤涕已倾”,这都流露出了他当时的内心世界。而到了岳池县城(治地今秦溪镇伏江里),有官方朋友热情款待,不再是孤身一人,天天有人陪同,餐餐也有酒喝,就不象拜访已故先贤张才叔 “涕已倾” 那样的悲伤之情。当然他也通过不比市朝争夺恶”的诗句来揭露当朝的阴暗面。另一方面反映了《岳池农家》一诗内容丰富。据考证,陆游历时2个多月,沿途写下诗篇10余首,但大都是在行进途中有感而作,因而 内容比较单一。然而,《岳池农家》这首诗就特殊些,既有农村春耕

    15.jpg

    陆游笔下的伏江里一角

        大忙季节的情景描写,又有民风习俗内容的赞美之词。关于《岳池农家》一诗的写作地点、时间和背景等,都没有官方详实的正史记载。于是,就有了不同版本的书刊阐释和传说。据考证,这首诗是陆游在岳池县(治地今秦溪镇伏江里)停留10多天,了解熟悉县城及附近农村风土人情之后,即将离开时,正值农村春耕大忙季节,于是,欣然挥笔写下这首诗后,于夏历三月上旬启程,扬鞭策马去果州(今南充市),三月底前到达陕西南郑,这才符合他从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离开和到达陕西南郑的正史记载。有的书刊阐释,陆游在今九龙镇,看到一马平川的田园风光而写此诗。那时的九龙镇是岳池县(治地今秦溪镇伏江里)最边远的地方,他既未停留此地,又怀着低落的心绪,只骑马路过而已。他笔下的“西舍喜成婚”、“东邻贺生子”和村中看缫丝”等情景的细腻描写,如不深入生活和体验等,尽管是诗人,这在途经道上骑马观景是写不出来的。还有的书刊阐释,陆游是从岳池坪滩乘船沿嘉陵江去果州(今南充市)的。从岳池县城(治地今秦溪镇伏江里)到今高坪区,既是一条捷径,又是古时的正驿,骑着马比乘船快,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舍近求远到坪滩去逆水行舟呢?并且今坪滩及其相邻乡(镇),那时属于新民县(治地今大佛乡)境地,这些说法无任何史料佐证,有凭空臆造之嫌。

        陆游途经广安距今已有800多年了,历史久远,沧海桑田。他骑马走过的古驿道,而今消失得零星残缺,他憩息的驿站、寺庙、故城等,随着漫长的时间岁月,如今也只剩下斑斑驳驳的遗址和遗迹。然而,他妙笔之下大自然的河流山川美景仍在,更值得欣慰的是,史书和地情文献把他的诗作代代传了下来。他那入木三分的神笔,描写广安这些诗篇,既是我们灿烂悠久历史文化的骄傲,又是广安人民的宝贵财富。而今以他《岳池农家》一诗为内涵,演绎和打造的农家文化节享誉省内外,吸引了无数的观光者和投资商来他停留过的地方,崇仰和深情缅怀伟大的爱国诗人,出力建设他走过的这块热土。这里的人民正传承他爱国为民的崇高美德,推动着历史巨轮滚滚向前,为实现“中国梦”,谱写广安新篇章。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探访汉初县故城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