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之窗文艺之窗

寻根问祖之路纪实(二)探访神秘的孝感

发布时间:2014-10-17 来源: 广安方志网 点击:

    探寻“湖广填四川”奥秘,寻找广安人的祖籍地,踏上寻根问祖之旅……

    探访神秘的孝感——根问祖之路纪实(二)
    钟再原

         我们赴两湖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实地探寻走访麻城历史上移民集中的孝感乡。因为几百年来,不少四川人说到“湖广填四川”就会联想到自己祖辈来自麻城孝感,老一点的人还能详尽说出先辈来至鹅掌大丘、高坎堰、洗脚河等小地名。然而,孝感之迷在史学界长期以来围绕两大方面的问题进行着争论和不懈努力地探索。一是湖北历史上究竟有几个孝感?麻城的孝感乡历史上是否存在?二是孝感一地哪有那么多的人迁移四川?“湖广填四川”其它地方的移民是否存在误传和其它原因也称自己来自麻城孝感?我们考察组也围绕这些进行资料采集,探访相关遗址和人士,与同行进行深入交流探讨。

    1.jpg
     

          走进麻城历史上的孝感乡,考证传说的祖籍地“鹅掌大丘”
         当我们翻开现在的湖北省地图,在武汉西北部有个孝感市,即原孝感地区,距麻城150公里,两个相同地名的渊源有待继续考证,关键是现在的麻城市在历史上是否存在一个孝感乡的问题。我们查阅史料记载,麻城历史上确有一个孝感乡,在清康熙九年(1670),首次编修的《麻城县志》是当时知县苏松主编,苏松系广安区肖溪镇人。旧县志记载:“初分四乡,曰太平,曰亭川,曰仙居,曰孝感,统一百三十里,里各有图,成化八年,以户口消耗,并为九十里。复并孝感一乡入仙居。嘉靖四十二年,建置黄安县,复析太平、仙居二乡二十里入黄安,止七十四里……”。所谓“初分四乡”是指明初全县为四个乡,孝感乡为其中之一。成化八年(1472),才并孝感乡入仙居乡。
         第二天上午,麻城市电视台、地志办的同志陪同我们到了麻城市东部的中馆驿镇,龚镇长随车带路冒着大雨,沿着泥泞的机耕道,向历史上孝感乡辖区有名的鹅掌大丘前进。六月初夏,正值大片绿油油的棉花和水稻生长旺季,把称之为“江南水乡”的麻城东部平原装扮成蓝色的海洋一样。天上的大雨下过不停,车行半小时后停了下来,眼前有一座山,这是麻城东部平原上最高的山,由北向南延伸。但这座山也只有几百米高,山的西面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山脚下有错落的台阶地。山脉中部脊梁上有一块突出直立的石灰岩石,由于山上无大树,仅有毛草荆棘,这块石头很远都能看见。我们随着龚镇长指点方向望去,听他介绍:“那块石头顶端突出的部分象鹅的脚掌一样,加上山脚下台阶地和连片的稻田呈丘形,自古以来这个地方就叫“鹅掌大丘”,就是“湖广填四川”老人们代代相传的那个地方。这个村现在叫陈家湾村,有近2000人,是中馆驿镇与岐亭、宋家埠镇的交界处。这些年来,四川、重庆有不少寻根访祖的人来这个地方了解历史上大移民的情况……”。我查阅很多方志书籍,“湖广填四川”人口源流都有“鹅掌大丘”居民迁入四川各地的记载。但遗憾的是有的把它记载成“鹅颈大丘”。实际上那块石是呈鹅掌之状,不是鹅颈状。
          古时的孝感乡占麻城约三分之一,大移民就集中发生在这里
         当汽车来到鹅掌大丘南面的山脚下,前面一条小溪因天下大雨涨水无法淌过,打着雨伞,站在小溪边,麻城市地志办主任钟世武向我们详细介绍:“小溪对面平坦的地方,那是历史上孝感乡并入仙居乡的治地—鹅笼巡检司遗址,现为中馆驿镇陈家湾村鹅龙狮子湾,地面上还有很多遗迹。” 
         通过考证,历史上的孝感乡领现在西面的中馆驿镇,南面的宋家埠镇,东部的岐亭镇、白果镇北部,以及黄安县部分等17个乡镇和街道办事处,基本上把占麻城约三分之一的东南部平原管辖完。这一带地处麻城的最东南部,距县城20多公里,到武汉才100多公里。历史上水陆路四通八达,中馆驿镇境内古驿道、古水道,码头遗址有很多处,镇名因驿道多而取。物产丰富,是麻城最富裕的地方。从当时孝感乡的人口数量、地理环境等因素看,这里不仅具备了集中移民的条件,而且也成为其它地方移民四川的中转站。两湖历史上出现过“江西填湖广”的移民运动。“湖广填四川”,麻城孝感大移民就集中发生在这块古老而神秘的地方,被誉为移民圣地。这些年来当地接待了数批四川、重庆来寻根问祖的代表团、专家、民间人士等……
          实地探访邓家榜村,搜寻有价值的史实资料
         下午一点多钟,雷雨交加,我们考察组的同志精神饱满,忘记了饥饿,提出到附近的村走访干部和老民。陪同我们的龚镇长用手机联系上了邓家榜村,据说这个村的村民对“湖广填四川”的历史知道不少。
         我们把车停在机耕道上,踏着泥泞的小路,到了邓家榜村,几位干部和村民得知是四川广安来寻根问祖的,知道广安出了个世纪伟人邓小平,邓家榜村大都姓邓,据说小平家人寻根问祖对邓家榜进行过了解,他们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详细介绍祖辈传说移民四川的情况,出示了近年来四川、重庆一些寻根问祖的信件、家谱等,带我们到老祠堂内住的村民家中参观衣、食、住、行、农耕、习俗等。我们进行了口碑资料搜集,拍摄影像资料,获取了一些有价值的史料。
         下午返回市区后,麻城市政府的领导详细介绍了麻城悠久的历史与现状,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天翻地覆变化,以及麻城历史上移民四川的情况。通过我们近年来搜集各方面的资料和赴麻城等地考察探访,与同行客观科学地研讨,一致认为尽管历史上麻城孝感乡建置沿革,以及移民史还存在一些迷团,孝感乡在明代虽然存续仅100多年时间,但史料和遗物等证明孝感乡建置应该存在。一些湖广其它地方的人移民四川仍自称麻城孝感人的情况,有可能一是沿续原来的习惯说法;二是孝感乡移民集散地当时名声很大,造成移民的从众心里。“湖广填四川”麻城孝感乡移民相对较多的历史,无论是从当时的地理位置、移民条件,还是从代代记载传承下来的方志、家谱、习俗、传说等,历史上的孝感乡是真实存在的,现在还没有充分的史料和依据,全盘否定这一复杂而漫长的历史,这也有待于史志界不断地加以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