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之窗文艺之窗

莱茵河感悟

发布时间:2014-10-20 来源: 广安方志网 点击:

    /钟再原

     

    没有水就没有生命起源,没有水就没有人类发展,没有水就没有江河大海……。

    我的老家座落在一条河边上,相传明朝建文皇帝在那里避难长达四年,常泛舟于这条河中,故称之为御临河。50-60年代,我们村上的小孩,特别是炎热的夏天,几乎天天都要到河边放牛、砍柴,下河洗澡避暑。那时,河水清澈透底,鱼儿成群畅游,随处就可俯首喝水解渴。我们祖祖辈辈生产生活都依赖着这条母亲河。然而,到了70年代,河水漫漫地变黑了,有时散发出一股股臭气,不要说人们生活、生产用水,连牲畜都不吃它。渐渐地大家才知道,几十里外上游的小煤窑、石炭窑、炼焦厂、造纸厂遍地开花,人为地污染了御临河水。

    80年代参加工作后,有机会到全国一些地方开会学习,每到一处很留意那里的大海、江河。特别是去看过的长江、黄河、杭州弯的海潮,实在是映象太深太深了。一九八八年和一九九七,先后两次乘船往返上海重庆,途经长江目睹一些江段变成了“乌江”黑水,个别城市周围和企业附近变成了“臭江”。我第一次去看黄河时,是带着黄河是中华民族母亲河的自豪和神密感,怀着激动的心情而去的。然而,实地看了之后,站在黄河边上久久凝思,感慨万千。黄河本身是世界上含沙量最重的河,流经大西北的黄土地因水黄而得名。但我看到的不是黄河水,而是“黄泥水”。据史料介绍,黄河于1855年才从山东入海,历史上记载的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因灾害和人祸使其缺口泛烂成灾,危害人民的安全。现在摆在人们眼前的黄河断流时间越来越长,断流的河段还在加剧,河床越来越窄。如此下去我担心她会不会在地球上消失。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讲地球是三山六水一分田,大海之大。第一次到海宁盐官观海潮,正值八月中旬日月亏盈海潮迅猛之时。中午12点几公里外咆啸的海浪有几层楼高,汹涌而来,惊涛骇浪之后,我看到堤边的石缝、冠木丛中,到处挂着塑料袋、矿泉水瓶、带状垃圾等物,五颜六色,那是多么悲状的一道“风景线”呀!

    20035月,接到省上通知出国考察时,暗自下决心寻机会好好了解国外大海江河的情况。记得在北京机场晚上11点登上了国际航班,航行了近10个小时,迷蒙中听到播音员说:“各位先生、女士,飞机经过中国西北、中亚一些国家,立即进入地中海上空,准备降落在土耳其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伊斯坦布尔……”。我透过机窗口,看到初升的太阳把蓝天中的朵朵白云染得绚丽夺目。随着空中客车飞行高度下降,鸟阚地中海象一块明亮的巨大玻璃镶嵌在陆地上,把亚洲、欧洲、非洲连接在一起。当飞机慢慢继续降落时,斜视地中海沿岸绿树成荫,尉蓝色的海水与蓝色的天空,构成一幅美丽无比的画卷,真正体会到这才是水天一色的绝妙写照。降落的机场临地中海边,当飞机着陆时,看到伊斯坦布尔临海的欧式建筑群倒映在海水之中,随着朝阳下的粼粼波光,不断地切换变成梦幻般的图案,这大概是人们看到的仙山蓬莱海市蜃楼吧!

    我们考察先从南欧到中欧,几次穿越欧洲有名的多瑙河。她是世界上流经国家最多的河流,最后经罗马尼亚流入黑海。记得小孩时,看过《泥罗河上的惨案》、《多瑙河之歌》的电影,对多瑙河映象之深。我到维也纳挤时间来到多瑙河边极目远眺,那蓝色的河水无法用词形容。触景生情,联想她为什么叫多瑙河,大概是因深蓝色的河水象很多的玛瑙之色汇集在一起的缘故吧。

    看了地中海、威尼斯、多瑙河,百思不解国外的环境保护做得那样好。于是,寻机会对莱茵河流域进行了深入的了解考察。一天下午,在德国的法兰克福考察学习日程提前结束,团长征求大家意见如何安排活动。我提出到城郊去看一下,大家都赞同。可翻译说西方国家早就实现了工业化,城乡融为一体,分不出明显的城郊。我固执地坚持到农场、园田去观光,翻译说那随莱茵河畔去看一下吧。我们的专用大巴行程约半小时,停在莱茵河边。那一望无际的向日葵、葡萄、稻麦正是生长旺季,翠绿欲滴。我们徒步顺河而行,看到莱茵河特殊的船上穿着制服的人员,大家以为是渔政管理的。翻译说:“那些站在船上的是管理莱茵河水的人,他们二十四小时分班不停地穿梭在莱茵河上,当发现河水有人为或自然灾害等造成污染时,就会立即采取措施……”。说着走着,迎面又开来一支小平板船,翻译说:“你们看到小船上有勾勾叉叉,缕缕绳索,那是船上员工来回河面上,只要发现河中悬浮的树枝、草叶、废物等,立即用工具打捞上去处理……”。目睹眼前的一切,这才使我明白国外管理江河是那样的认真严密。

    考察学习快结束时,我们来到了德国原首都波恩。由于路途下雨晚点取消了考察社区的日程。团长说晚上在莱茵河上请大家吃顿中国式的鱼,下午自由活动。我和老毛提前2小时返回莱茵河边。看到那是一条按苏杭式打造的餐船,停舶于莱茵河上,船顶龙飞凤舞。我们来到底层,迎面是一幅彩色巨照,那是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访问波恩时,德国人宴请他与该船员工的合影照。第二层是主餐厅,上下可容纳近300人就餐。我们四处一看,有不少黄皮肤的员工,一搭腔才知道是沿海一些地方去打工的。我看到一位象领班的王女士,我说想了解一下你们这里经营可不可以取莱茵河的水?可不可以把经营的鱼用网贮藏于河水中?垃圾污物是怎样处理?波恩的市民是怎样爱护莱茵河水的?当我还没说完我看到王女士的表情,好象她心里想你提那么多问呀,有些问好象不可思义。我打住话头,她介绍说:“我们用的是从城中铺设的专用管道引来的水,这些自来水可以随便生饮,非常卫生。我们经营的食品全部是专用的贮藏设备。你看我们船尾有一条一米多宽的专用通道,船上的所有垃圾是用密封桶装好后,用电传带传送到岸边,拖城市垃圾的车巡回来运走处理,并将垃圾桶洗净运回船上待用。我们船的周围一年四季看不到一只苍蝇、老鼠。有一次我们老板被环保部门通知去,他打电话回来叫快准备欧元去取人,否则要坐班房。大家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有外国游客把烟头、口啖、纸屑弄到莱茵河时,被环保部门安在船上的摄像机录入……”。听着她的介绍,我有点毛孔痉挛,好奇地问她是不是大陆去的人,她笑而不答,我猜他可能是为国争光吧。她继续介绍:“波恩城中常来船上就餐的人不仅有国家的高级领导,而且多半是城中市民,男女老少不同层次的人都有。但他们就餐时,听着悠扬的名曲,饮着淡淡的美酒,品味中国佳肴。欣偿莱茵河的风光……”

    我提前结束就餐下船,带着沉闷的心情沿莱茵河堤慢步思考。凝视天空洁白的月光撒在莱茵河上,莱茵河的涛声像优美的乐曲一浪一浪地向我脚下的河堤涌来,不由使我想起了出生在波恩的贝多芬在莱茵河畔创作的《月光曲》。几百年过去了,《月光曲》的故事和曲子仍在全世界传颂与流传着。莱茵河水奔腾不息,涛声依旧,清洁明亮,造福人民。然而,我们呢?震惊中外的松花江污染事件引发国际问题,辽阔美丽的渤海将葬送于环境污染,惠泽千秋的南水北调工程西线因长江可能无水可调而搁浅,黄河近20年排污量增加一倍,十几条重要支流成为“排水沟”,不少河段村民生产的蔬菜、渔类自己都不愿吃,生活在那里的人可能少活10多年……,还有那些不胜枚举的江河湖泊还在继续因人为的破坏污染恶化,使人感到多么的愤慨与悲叹。我们每一个国民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子孙后代的繁衍,难道不应反省、觉醒和深思吗?

     

    (二00七年二月于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