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艺之窗文艺之窗

武胜军建置沿革考

发布时间:2015-01-30 作者:钟再原 文/图 来源: 广安方志网 点击:

    在今广安市境内,历史上的广安军系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赐名而设,武胜军系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赐名而设。尽管军与府、州为同一级别,但设军治因特殊背景和特殊的地理位置等,就显得比设府、州特别一些。据四川现存建置沿革史料记载,广安境内设置了两个军治并均由开国皇帝赐名,这在全省市(州)中是独一无二的,值得我们自豪。宋初(969年)设置的广安军历时310年后,废于元朝,对它的历史沿革笔者考辨后已发表专文和出书。而蒙古人于1267年设置的武胜军,至1272年改为定远州,军治前后历时仅5年。定远州历时15年后,于1287年又降为定远县(1265年始设定远县)。这一短暂频繁的变化,都是因处于宋、蒙(元)战乱时代。由于明代编修的《元史》比较粗糙,出现的错漏是《二十四史》中较为突出的,以及出版的方志与文献,摘录引用史料不一等原因,导致武胜军建置沿革在客观上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为此,笔者与武胜县史志办经过多年的实地考证、查阅各类史料,去伪存真,将武胜军建置沿革始末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一、马军村武胜军建置沿革考。
        从2009年至2012年,我和县史志办,先后6次对武胜军治故城遗址实地寻访的同时,史海钩沉,查核史料,去伪辨真,寻求蛛丝马迹。走访专家,深入民间,寻找记忆碎片,勾勒历史图景后,弄清了今旧县乡马军村中武胜军故城的始末。在今武胜县旧县乡境内遗存有3座故城,一座是马军村(马军寨)中最早修筑的武胜城,二座是武胜军治地从马军村迁徒新修筑之城,即今黄桷村(又名芜菁坪、女菁坪)的武胜城,三座是今回龙村的定远县故城。综合考辨分析,今马军村历史上修筑的武胜城,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即马军寨的修筑与武胜城的修筑。
        第一阶段,当地人修筑马军寨。马军寨具体是何年何人主持修筑,没有史料记载,据考辨,至少是在1262年之前修寨。马军寨得名,传说马军寨原是一座宝山,其镇宝之物是山中藏有一匹金马。一些贪心的盗宝人,企图在山垭口凿岩寻宝时,突然一匹金光灿灿的金马在山中出现,嘶叫声回荡山谷,盗宝人心喜若狂地去捕捉,受惊的金马腾空向崇山峻岭的华蓥山飞越而去。从此以后,这座山就叫马军山,修了寨后叫马军寨,并沿袭至今。
        清代定远县编纂的县志,在记述山川、城寨遗迹中,仍有马军山和马军寨的记载。村民向我们介绍:“马军寨的地形地貌很象一匹马,因有老寨与新寨之分,马的脑壳位于老寨,马身位于新寨,新寨比老寨面积大。人们习惯把新、老寨都称之为马军寨,两寨原属旧县乡7大队,全国地名普查后命名为马军村沿袭至今。到20世纪80年代,在位于马颈子和马脑壳等地段,新设了一个村,按地形地貌取名为马颈村,以别于马军村,新设的村隶属今沿口镇,马军村仍隶属旧县乡。”
    我们考证看到老寨比新寨高,远看很象一匹奔腾中的马脑。老寨正中原来砌有一石碉楼,有10多米高,里面安有一支牛耳大炮,炮长2米多,炮弹象一个个红橘子那么大,80多岁的老人还见过。老寨只设有东、西门供人进出,南、北利用自然峭壁未设寨门。东南及东北面寨墙尚存,高约5—6米。寨中还有古井、古水池等遗物。20世纪80年代,因缺水和包产到户,寨中住户陆续搬下山,现无人居住,寨子里面房屋基石尚存。
        新寨修筑时间晚于老寨,位于今旧县乡马军村九组,这里就是蒙军最先修筑的武胜城,设置武胜军治地的地方。村民对我们说:“过去连接新寨与老寨有一垭口,如马的颈子,是通往新、老寨的小路,因修建南(充)渝(重庆)高速公路,将垭口挖断沉降为路基后,上面架了一座天桥,连接马军、马颈、回龙、文教等村。南(充)渝(重庆)高速公路,沿新寨和老寨相连悬岩下的沟谷穿过。”
        新寨面积100多亩,其中地占80多亩,田占20多亩,土质肥沃,水源较好,四周大都为高约20多米的岩壁,长满了荆棘杂树。寨内地势平坦,中部略高处相传是蒙军议事亭遗址,2010年,修建了一座蓄水塔于此。寨的东北面尚存2口3米多深的古井和1口古粪池,东寨门右侧的古井已封存,尚存1口长5米、宽2米多的古粪池,北寨门右边1口古井,水满清澈,村民仍在饮用。一条便民路纵贯东西,与住户相连。我们寻问村民们这里曾经是武胜军治地等情况,大都对这些历史不很清楚。但知晓这里驻过蒙古军队,曾叫武胜山、武胜城等。700多年来,因武胜军在马军寨的时间较短,人们还是习惯亲切地叫马军寨,马军村村名也沿袭至今。

    马军寨中蒙军议事亭遗址11.jpg

    马军寨中蒙军议事亭遗址


        第二阶段,蒙古人修筑武胜城。蒙军为何选择在马军寨的新寨修筑军事山城呢?据清嘉庆年间编修的《定远县志.古迹志》记载:“武胜山屯兵处,《旧志》载,为元宪宗攻合州屯兵处。”《读史方舆记要》载:“……蒙古主蒙哥,于开庆元年(1259年)攻钓鱼城,屯兵于此,时尚无城,至是始筑之。”这些史料非常清楚地记载,蒙军修筑武胜城和设武胜军,都是在马军寨的基础上而为,即先屯兵,而后筑诚,再设军治。
        据考辨,蒙古人的铁骑横扫欧亚,天下无敌。然而,确征服不了四川,如攻陷不下巴蜀,也就无法灭亡南宋。四川战区的战火已燃烧长达近30年了,当时的大汗蒙哥,心急如焚,于是,决定倾巢出动,御驾亲征。他亲率的大军,从蜀口(元代以前秦岭以南属四川境域,称为蜀口)入川,沿嘉陵江而下,一路攻焰宋军山城后,驻跸蒙军大本营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在这之前,为合围决战钓鱼城作战前准备时,蒙军强占了马军寨后,把大量的兵力与粮草屯集于此,并作为攻打钓鱼城的后方基地。1259年二月,蒙军三路大军陆续扫清外围后向钓鱼城集结。一路大军由大巴山入今巴中市境内,攻城夺寨后,经广安境内渠江集结钓鱼城下;二路大军由已占领成都的蒙军,沿长江而下,转嘉陵江攻入钓鱼城下;三路大军由蒙哥汗亲率,由嘉陵江进入今武胜境内,将马军寨的屯兵,以及嘉陵江上游占据宋军山城的兵力,调集参战合围钓鱼城。蒙哥汗从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顺江而下,相传在今武胜县中心镇嘉陵江边的庙儿坝检阅部队,召开战前誓师大会后,3万多大军分水陆两路浩浩荡荡,直扑钓鱼城。当黑压压一片的骑兵从关刀嘴附近过江时,因滩窄马多,等候很久才过完人马,后来人们把此滩叫“马滩”,并沿袭至今,距庙儿坝7里。蒙哥汗及随从,扬鞭策马,从今武胜县境内进入合川区,再过渠江鸡爪滩(钓鱼城附近),驻入前线指挥部石子山(钓鱼城附近)。两军经过半年多激战,蒙军始终攻克不下钓鱼城。天有不测风云,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蒙哥汗战死在钓鱼城下,使战事发生重大逆转。
        蒙军钓鱼城大败后,时任蒙古蓬阆等部都元帅的汪良臣力主筑城,汪世显是其父,原金国名将,蒙古与南宋联手灭金后,他多次要求归附南宋被拒。当蒙军攻破蜀口时,汪家军投奔蒙军后,被重任为攻蜀先锋。后来几十年的战争中,他7个儿子及孙子,战功赫赫。史料记载:“汪良臣(1231一1281年),世显第四子。十六岁就跟随兄德臣出征(攻蜀),为偏将。1253年,德臣奉旨建利州,荐他为巩昌军元帅,领兵屯田于利州之白水(今白龙江),并守州之南为外卫,以防宋人来袭。1258年,宪宗统大军攻蜀,良臣回巩昌,掌理对南征军的资粮供应,诏命权便宜都总帅府事。”当他得知家兄在钓鱼城下负重伤,后送缙云山寺医治无效而亡,悲痛欲绝。蒙哥汗对汪德臣之死也非常震惊,痛惜臂膀。
        在残酷的战争现实面前,汪良臣向忽必烈上奏:“请立砦于毋彰德山,以当钓鱼之冲。从之。”很快忽必烈下诏批准汪的筑城计策,准备与宋军长期作战。史料中的“毋彰德山”,是指今马军村、马颈村中新老寨山脉,一直向长滩寺河畔延伸,沿途起伏的山峦,统称为毋彰德山。蒙军选择利用马军寨优越的自然条件,以及曾经屯过兵等,就地筑城,城堡对城堡,以围困钓鱼城。这也反映了汪良臣是经过深思熟虑,总结战争中的得失,从战略战术层面提出来的。1262年,蒙军开始在马军寨的四周砌筑加高城墙,重新修筑城门,以及城内其它设施等。我们寻访时,根据城门遗迹和现存的城墙等测算,城墙一般高为8米,墙上垛眼离地近2米。城门高约3米、宽1.5米,全系大条石而砌。村民李大明现住的房屋后墙7轮高的石头,是原封不动利用的城墙位置而建。现在东、南、西门处,住有黎、江、张、李、冉、汪6姓,13户43人。村民还介绍,王晏清家现有一张长条桌子,其中一块用的是遗存下来的城门木板,加工时把木板上有“武胜山”的字样推掉了。在1958年大办钢铁时,把城门等毁了,年长的村民还看到过“武胜城”、“武胜山”的大字。

    马军寨武胜军故城城墙遗址2.jpg

    马军寨武胜军故城城墙遗址


        到1267年,蒙军多次攻打钓鱼城无果,汪良臣又从政治上考虑,奏请就地设立行政区。忽必烈准诏,亲自赐名设立武胜军,改“毋彰德山”为“武胜山”,皆为武力取胜南宋之意。同时,武胜军“行和溪安抚司事。”历史上设军的条件较为特殊,一是设置于边关险塞、道路冲要、山川险僻多聚寇盗之处,往往管辖三两县或一县;二是驻扎军队,以便控制,知军地位与小州相当;三是因这些地方坑冶业发达,其长官和军队对铁矿、铸钱、盐井直接监管。即武胜军既承担军事要务,又管理占领的和溪县(治地今岳池县新场镇)地方政务,企图从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瓦解和攻破钓鱼城这座固若金汤之城。武胜城和武胜军之名,就是在这一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出现的。正在这一时期,蒙军逐渐改变了以骑兵为主的战术,特别是不少南宋将领投降之后,他们对筑城防御轻车熟路。于是,蒙军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四川地区屯田、抢占山寨、修城、扩军、造船、训练水军等,步步为营,进逼宋军,今前锋区护安镇的虎啸城就是蒙军动用5000多人而修筑。从此以后,四川宋军山城防御体系逐渐瓦解,各地山城最后被元军一口一口地蚕食掉。
        二、黄桷村武胜军建置沿革考。
        我们多次实地探访,今旧县乡黄桷村中有一小地名叫黄桷坪,此地遗存有一座规模较大的故城。黄桷村的村名,也因黄桷坪地名而得,但一直没有史料详细记载这座故城的历史,而今很多人知道旧县乡马军村的武胜城和回龙村的定远城,对此还能说出一些历史与典故。而黄桷村这座故城除当地人知道外,已成为被遗忘的角落。根据实地考证遗迹和查找相关史料综合分析,这座故城是马军村中的武胜军治地迁徒黄桷村新修筑的城。黄桷坪也就是史料中出现的“芜菁坪、女菁坪”之地,历史上发生著名的“芜菁坪之战”古战场就在这里。得出这一结论,主要是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考辨而来。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城墙遗址3.jpg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城墙遗址


        (一)、为何该城叫黄桷坪武胜城呢?我们查阅考辨多种版本史料时发现,对“芜菁坪”(又名女菁坪)、“马军山”、“武胜山”、“毋彰德山”、“飞龙峰”、“武胜城”,以及今旧县乡和中心镇的“定远城”等,记载相当混乱,连同一本书前后记述就自相矛盾,使读者不知所云。其主要表现有:一说“飞龙峰”即“武胜山”,实际上“武胜山”在今马军村,“飞龙峰”在今回龙村,显然是地理上错位的记载。二说“毋彰德山”在“定远城”等等,无论是今旧县乡的“定远县故城”,还是迁徒今中心镇的“定远县故城”,都与历史上的“毋彰德山”山脉不相连接,毫无关系存在。三说“武胜山”就是“芜菁坪”,史料清清楚楚地记载,蒙军是先开始立砦筑城,后才诏改“毋彰德山”之名,取名“武胜山”,并非诏改“芜菁坪”。并且山与坪是截然不同的地形地貌,“毋彰德山”是新、老马军寨至长滩寺河一带起伏的山峦,在今旧县乡马军村、沿口镇马颈村一带,“芜菁坪”在今旧县乡黄桷村。四说“芜菁坪”在“和溪县故城”(今岳池县新场镇境内),这是编者认为武胜军既然“行和溪安抚司事”,那治地“芜菁坪”当然就在“和溪县故城”,这完全是臆断。五说“芜菁坪”即“定远县故城”,而历史上今回龙村的定远县比今马军村的武胜军,早2年设立,比迁徒至今黄桷村(芜菁坪)时的军治早6年设立。定远县是南宋设立的,取名永远安定之意,隶属合州。因处于战乱且变化频繁等原因,后来修史人引用的年号一是错位,二是将南宋与元朝年号相互使用或同时引用。明万历《合州志.地理沿革》载:“淳祐三年,(合州)徒城钓鱼山,元至元二年复旧治,隶重庆府路,属川南道,革汉初、赤水二县,分汉初地,更置定远县。”史料引用的时间为元至元二年(1265年),这是忽必烈(1258一1278年)称帝时的年号。同时代相应的是南宋赵禥度宗(1265一1274年)称帝时的年号为“咸淳”,定远县应为南宋“咸淳”元年(1265年)而设立。武胜军是蒙古设立的,只是元统一全国后,二者行政建置有渊源。所以,迁移后的武胜军治地故城在今黄桷村的黄桷坪(芜菁坪),定远县治地故城先在今旧县乡回龙村,至明代才迁徒今中心镇。这几座故城遗址尚存,铁证如山,其它之说混淆了历史。并且原西南师范学院历史系,编著的《钓鱼城史实考察》载:“宋咸淳六年(1270年),南宋遣军修复合州旧城,蒙古军也在母(毋)得(德)彰城东面的芜菁坪修筑武胜军来对抗……。”尽管史料中的地名文字和方向有误,但佐证了今黄桷坪这座故城系迁徒芜菁坪的武胜城。综上所述,今黄桷坪应是史料中记载的“芜菁坪”,又名“女菁坪。”从地形地貌和传统习俗取名看,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是武胜军治地从马军村迁徒至此地无疑。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古井遗址4.jpg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古井遗址


        (二)、黄桷坪武胜城修筑的时代背景。据宋、蒙(元)钓鱼城之战大事年表中记载:“宋咸淳七年,忽必烈至元八年(1271年),蒙古置四川行省于成都(元朝建立后,改称宋、元战争),移武胜军于芜菁坪。”据此分析,今黄桷坪这座故城应于1271年前修筑完工后而迁徒军治的。修筑该城的时代背景是1259年宋合州钓鱼城大捷后,南宋朝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蒙哥汗死,宋、蒙战争就结束了。于是,马放南山,错时军机。而蒙军在今广安境内,通过修筑马军寨武胜城、虎啸城后,短时间内就起到了对钓鱼城,以及渠江沿岸宋军诸城的威胁作用。当时除钓鱼城等山城和川东北少数军、州、县为宋辖外,四川境地基本上被蒙军占据。所以,从军事和政治上考虑,蒙军继续采取了修筑军事山城,步步为营,困死宋军的战略。陪同我们探访的县史志办老袁,一边察看,一边解说:“这座故城遗址是黄桷坪村的2个组,面积约1.5平方公里,四周为悬崖峭壁,古时有吊吊岩嘴、手爬岩险道。城中由两台大坝地组成,西边大坝地略高,东边略低,是连片的稻田,四周为旱地。故城地势较为平坦,土质肥沃,有山平塘和水池。故城南边仍存一段10多米长,2一3米高的条石城墙,四周散落很多碎瓦。相邻城墙的石盘台阶地下,有磉墩、屋基石遗迹等。东城墙的稻田边,尚存3口古井,深达7米,仍有水,但无人饮用。城墙下是20多米高的岩壁,被杂草覆盖的城墙基石,系沿悬岩边缘地形而砌。北面城墙岩壁呈弧型与东面岩壁相连,显得比西、南面的地型险峻一些。北城边有一小道,连接山下深沟的拱背桥,这是古时通往嘉陵江的要道。故城中原为段家大院,有寺庙、碉楼等遗址,院子四周有古黄桷树等。”

    5.jpg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南门古战场遗址


        我们来到故城西面的回龙村,城墙岩下有一大台阶地,名叫大堂坝子,这里就是定远县的署衙遗址,尚存一段段城墙遗迹。大堂坝子前面是飞龙峰,飞龙峰下面是原旧县乡政府驻地,定远县故城遗址就在这一带。黄桷坪西面故城下10多米高的岩壁上,遗存有唐代的“普泽”、“威灵”和清代的“山青水秀”石刻。当我们站在西城墙的岩边上,能看见定远县署衙遗址地,以及嘉陵江水道和岸上的飞龙峰。这就是史料记载:“上为军,下为城”的地方,即今悬岩上面的武胜军故城是黄桷村之地,悬岩下面的定远县故城是回龙村之地。但由于两村相邻,今两座故城之地也有一些交叉。我们寻访很多黄桷坪的村民,都说这里是座古城,当问及芜菁坪和武胜军等方面的历史与传说都不清楚。陪同我们的老袁,老家系回龙村,他介绍:“传说芜菁坪一名,是因蒙军屯兵武胜山,准备攻取钓鱼城时,千军万马需要的粮草告急,一天蒙哥汗召开军事会议商量对策,一将领说在他蒙古老家,有一种菜叫芜菁,肥大肉质根为主,叶子嫩生生,根茎都可吃,还可制成腌菜,青黄不接时是当家菜。马吃后长膘快,产奶多,牧民们称其浑身是宝。这种菜有芜菁甘蓝之称,属十字花科,各地均适宜种植,生长特快。于是,派兵在今黄桷坪,开挖200多担土,全部种上芜菁菜,因此,得名‘芜菁坪’。”
        (三)、黄桷坪武胜城的地位与作用。综合考辨分析,蒙军在黄桷坪修筑武胜城,并把武胜军治地迁徒于此,其地位和作用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从军事层面看,尽管马军寨武胜城,虽然在屯兵贮粮,控厄宋军钓鱼城,以及行政管理等,起到很好的作用。但蒙古人也清醒地认识到,随着战争的发展趋势,必须把在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的大本营,顺嘉陵江向钓鱼方向推进,形成大兵压境,威逼钓鱼城和重庆府(余玠入蜀后将四川制置司迁入重庆)的态势,这样客观上就必然增加兵力驻防和粮草贮藏等。所以,选择在马军寨附近自然条件非常适合的黄桷坪修筑新城。这座故城的规模比马军寨故城大,自然条件比马军寨和回龙村的故城都好。后来宋、元两军在该城进行过几次激烈的争夺战。特别是1273年发生了著名的“芜坪之战”,被誉为“四川虓将”、制置副使的张珏,先布疑兵于嘉(嘉江)渠(江)口(两江汇合处),摆出反击之势,以吸引马骔山筑城元军的注意,暗地里率领精兵渡平阳滩,直捣武胜军。宋军如天兵而降,一举烧毁元军大批给养、装备。随后乘胜急行军70里,又烧毁元军东川枢密院设在金子坨的造船场。元军仓促撤兵回援,宋军不仅收复云门、虎头两地,而且进一步巩固了宋军钓鱼城和川东地区的防御。这次漂亮的奔袭战,是大小36次大战役中,非常有影响的一战。后来总结蒙古军70多年来,从东海之滨到多瑙河,从俄罗斯至中原大地,向西南过底格里斯河,横扫欧、亚、非洲,发生难以数计的大小战争中,精选了8大之战为典范,其中“芜坪之战”是四川战区唯一入选的,并排名第四位,空前绝后,在全国很有影响,并写进了中国《军事大百科全书》等。700多年来,一直是军事家们学习和研究的经典战例。可见其意义之重大,影响之深远,这无不说明黄桷坪故城的军事价值和作用。同时,这座城的位置与定远县城紧相邻,元军当时己占领定远县城,两城连接后,切断了嘉陵江水道,元军既可造成宋军钓鱼城孤立无援,直逼重庆,又可防范宋军偷袭等作用。另一方面从政治情势看,蒙古人预料战争很快就会结束,元朝即将统一全国,把两座城连为一体,使武胜军政治、军事、经济的中心地位作用展示出来。从政治上招降,经济上围困川东地区宋军剩下的几座孤城。同时,也是为战后行政管理作准备,这也是武胜军治地迁徒黄桷坪的重要原因之一。随着战争后期的发展至全面结束,元朝先后将武胜军的行政建置调整为定远州和降为定远县,但都是围绕这两座故城为治地而演变的。
        三、回龙村定远县与武胜军渊源考。
        关于旧县乡回龙村定远县始设,到明代迁徒今中心镇的历史,各种版本史料记载一致,均无歧义。但回龙村定远县治地与武胜军治地、建置沿革渊源,以及管辖境域等较为复杂,主要有以下个三方面。
        (一)定远县治地与武胜军治地渊源。定远县于1265年始设于今旧县乡回龙村大塘坝子,为何在这个时期和这个地方设县呢?早在1256年,与合州相邻的汉初县(治地今烈面镇傅家坝)被蒙军强占后,对钓鱼城构成重大威胁。于是,宋军实施主动出击,寻找战机,收复失地。遣宋将咎万寿,率军2万余人,向汉初县城开进。在今武胜和岳池县境内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下,打响了收复汉初县城的战斗。2009年3月,我们探访时发现,汉初县故城三面临水,嘉陵江环绕而过,地势平坦,易攻难守。加之军民为城陷雪耻而战,将士与百姓连续攻城,战火映红了嘉陵江面。蒙军也深知占据的这座城,是从自己大本营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通往钓鱼城唯一的一座县城,是当时攻防钓鱼城的桥头堡和前沿阵地,其军事价值非常重要。因而拼死相守,并派人秘密出城,向统帅汪良臣求援无果后,在死伤无数守城无望的情况下,蒙军弃城撤退时,放火烧毁汉初县城,给宋军留下一片废墟。相传全城大火燃烧了一个多月,这座长达700多年悠久历史的县城从此消失了。10多年后,宋军的山城防御体系扭转了战局,为了填补原汉初县境地的真空和加强管理,南宋设置定远县,有永远安定之意,并以此来代替行使原汉初县的职能。治地选择在今旧县乡的回龙村,一是临嘉陵江边,距合州钓鱼城近;二是大塘坝子前有飞龙峰,后有悬崖峭壁,左右是陡坡,地势险要; 三是蒙军大本营在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定远县治地不得不在原汉初县治地的嘉陵江下游选择。总之,都是从战时特殊情况下来确定治地的。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南门古战场遗址6.jpg

    黄桷坪武胜军故城南门古战场遗址


        到1271年,宋、元战争处于快结束阶段,四川绝大部分地区被元军占领,此时的定远县治地落入元军手中。武胜军治地从马军寨(今马军村)迁徒至芜菁坪(今黄桷坪村)。由于武胜军治地在定远县县署大塘坝子上面台阶地,因而史料记载:“上为军,下为城。”我们多次实地考证,实际上两城是一岩相隔,站在黄桷坪武胜军故城西门悬崖边,一眼就能看见下面的大塘坝子、飞龙峰、嘉陵江水道。后来因行政建置的调整,两座故城的作用随之而变化。尤其是至明代,定远县故城沿嘉陵江边至飞龙峰下(原旧县乡政府驻地)公路两侧一带,进行了扩建,上为署理,下为城。史料记载: “……包山麓为城,官署据山巅……。”古代的旧县码头是当时的要津,显得很繁华,清代编修的县志,图文详记了该城的历史。

    旧县乡回龙村大塘坝子古城墙遗址一角7.jpg

    旧县乡回龙村大塘坝子古城墙遗址一角


        (二)定远县与武胜军行政建置渊源。1265年设立的定远县比设武胜军早2年,1271年,武胜军在马军寨历时4年后迁徒至黄桷坪(芜菁坪)。1272年,军、县合并,设立定远州,军、州级别相同。使人疑惑的一是为何武胜军历时这么短,前后共5年,其中在黄桷坪(芜菁坪)仅1年多时间;二是为何蒙古人取名定远州,而不叫武胜州或其州名。通过考辨分析,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当时四川出了大事件。1271年,元朝建立时,忽必烈下诏设立四川行省(四川一名由此沿袭至今)。1272年,四川行省主帅也速带儿,想急于扩展地盘,统兵长途奔袭攻打建都(今凉山州西昌市),宋嘉定(今乐山市)知府咎万寿得知这一情报后,率兵乘机攻打成都,守城元军大败。忽必烈大惊,并追查原因和寻问计策。史料记载,驻在章广城(今华蓥市双河街道办章广寨村)的大将军李忽兰吉的上奏得到忽必烈赏识,下诏他率兵赴成都任职。忽必烈鉴于四川情况复杂,急于设省不是上策,于是,下诏罢了仅设置一年多的四川行省,拻复原来的西川行院体制。朝廷急召因年老身体原因退居巩昌(今甘肃省陇西县)的汪良臣,入元大都(今北京市)觐见。忽必烈以他熟悉四川军事政治情势,汪家还有几员统帅率兵在川等原因返蜀。当时汪良臣之侄汪惟正(汪德臣之子,其父战死在今重庆市合川区钓鱼城下)率劲旅驻扎在芜菁武胜城,后来拻复青居大本营本时,汪惟正升为大本营副统帅,忽必烈又将驻守巩昌(今甘肃省陇西县)元帅汪良臣之侄汪惟孝(汪直臣之子,其父战死在今蓬安县运山故城下),急遣接任汪惟孝之职,驻防芜菁坪武胜城。历史就是这样残酷和不可假设,但昏庸的朝廷如不拒绝汪世显归附,蒙古人得不到这支有胆有谋的大军,后来几代人死心塌地反宋(重庆府、钓鱼城最后皆为汪良臣、汪惟正叔侄率领的汪家军攻陷),战功赫赫,四川战区的战史,乃至南宋的江山史有可能重写。汪良臣老骥伏枥,再度出山,忽必烈授他为枢密副使(如国防部副部长)、西川行枢密院事,急赴成都,收拾残局。汪良臣是上奏修筑马军寨武胜城和武胜军的创始人,对四川特别是东川一线情况了如指掌。由于撤销四川行省,拻复西川、东川行院体制,各军、州、府、县的行政建置也随之而变,废武胜军设定远州就是在这一特殊背景下而为。
        另一方面忽必烈采纳了“以汉制汉”方略。忽必烈精通汉文化,相比其他几位大汗,他是克制军队屠城的,尤其是战争后期,连设元朝的国号、建都、称帝等,他邀请汉人的饱学之士商议而定的。将武胜军改设为州取名定远,这从心理上得到汉人的认可和拥护。据考辨,定远州设立后,州署在回龙村大塘坝子原定远县署理,上面的黄桷坪(芜菁坪)武胜城作为专门驻军,后来成为元军攻打合州钓鱼城和重庆府的后方基地。曾经钓鱼城主帅张珏智取烧毁元军大本营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后,元军一度将大本营设在黄桷坪(芜菁坪)军营中。
        1287年,仅存15年的定远州又降为定远县,当时的定远州是散州,不领县,州辖原定远县和武胜军地域,广安州曾经也是历时240多年的散州。州降县的主要原因是战争导致人口暴减,当时的邻水县撤销,其地并入大竹县,新民县(治地今岳池县大佛乡)、和溪县(治地今岳池县新场镇)撤销,其地并入岳池县(治地今岳池县秦溪镇)。我们探访时,新民、和溪两个县治地遗址尚存。元废广安军,设广安府,由过去的军辖4县变为府辖渠江、岳池2县。

    岳池县新场镇大桥村和溪县故城遗址一角8.jpg

    岳池县新场镇大桥村和溪县故城遗址一角


        (三)定远县与武胜军管辖境域。定远县与武胜军先后于1265和1267年设置,这个时候宋、蒙战争正处于拉锯战的相持阶段,两军拼杀战尤酣。于是出现了蒙军占领南宋的军、州、府、县后,自己设立行政建置并任命官员,征收税赋等,宋军夺回后又设立自己的行政建置并任命官员,征收税赋等。有的州、府、县设置仅一两年又变更了,行政建置、境域、管理等非常乱。如广安军治在大良城(今前锋区小井乡),蒙军占领后设大良府并任命官员,宋军夺回后朝廷改设宁西军并任命官员。
        据考辨,南宋设置的定远县管辖境域基本上是沿袭原汉初县境域,只有临蒙军驻扎的青居城(今南充市高坪区),今烈面镇一带被蒙军控制。蒙古人在马军村设武胜军时,回龙村的定远县已被蒙军占据,从史料记载武胜军“行和溪安抚司事”来看,武胜军管辖的境域就比定远县境地大得多,增加了和溪县(治地今岳池县新场镇境内)。和溪县是1207年南宋将新民县所辖的和溪镇升格为县,是个小县,其县境地为今南(充)前(锋)公路(从岳池县酉溪至九龙镇)沿线的南面地段,与原汉初县境接壤。后来,定远州管辖境域基本沿袭武胜军、定远县。这些都与合州(今重庆市合川区)有渊源,历史上的合州境域相当大,汉初县、新民县、和溪县、今华蓥市,以及广安、前锋区部分,都是从合州西北部析出而置。宋、蒙(元)战争结束后,元朝对全国的行政建进行了大调整,将曾经与定远县、武胜军、定远州有渊源的新民县(治地今岳池县大佛乡)、和溪县(治地今岳池县新场镇)撤销,其地并入岳池县(治地今岳池县秦溪镇)。由于岳池县东南面境域增大,到明初不得不将县治南移翔凤山南麓,即今九龙镇。定远州降为县后,其境域又拻复原汉初县所辖之地。定远县历时288年后,因自然灾害频发,于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迁徒今中心镇,管辖境域不变。
        当我们第六次爬上飞龙峰,攀上“忠定书院”遗址山巅考证时,盛夏瀑雨后的嘉陵江水奔流而去,晴空万里,举目远眺,隔江相望的中心镇定远县故城尽收眼底。随着时间岁月,旧县乡定远县故城遗迹正在渐渐消失,人们对这里悠久而辉煌的历史也渐渐淡忘。但我们从浩瀚史海中,阅读那点点滴滴泛黄的珍贵史料,目睹那斑斑驳驳的故城遗迹,耳闻那一个个代代相传的美丽传说,依然感受到这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人杰地灵,河岳钟灵。尤其是700多年前,在这一带发生的宋、蒙(元)金戈铁马的战争故事,震惊朝野,扣人心弦,永载史册。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唐代以来的石刻和岩墓,有尚存的定远州(县)署理城墙,有宋、蒙(元)硝烟弥漫的古战场遗迹,有“忠定书院”和寺庙遗址,有武胜“古八景”之一的“竹溪涵碧”,有李氏一家出了三位进士,有明代修建的“武胜桥”,有“飞龙峰”、“七龙穴”、“建炆帝与铜桩寺”的传说等等。旧县乡名也因历史上设置过县治取名旧县,乡政府驻地曾设在故城之中,武胜县县名也因这里的历史渊源而来。诸如此类,这是武胜古代灿烂文化艺术的荟萃之地和最具独特魅力的缩影,也是武胜古代文化、古代文明的重要标志与象征。她凝聚了各阶层人民的智慧与才能,综合反映了武胜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值得我们无比自豪和骄傲。凝视滔滔东去的嘉陵江水,仿佛过去的历史一去不复还。唯有希望把这些罕见的古迹文物保护下来,把那些悠久而珍贵的历史资料和民间故事保存下来,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让人们从悠久而灿烂的历史文化中受到启迪与教育,古为今用,革故鼎新,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得更加美好辉煌。

    定远县故城大塘坝子悬崖上唐代石刻“普凙”9.jpg

    定远县故城大塘坝子悬崖上唐代石刻“普凙”